首頁 | 聯合會專區 | 資訊 | 企業 | 信息化 | 學術 | 人才 | 供求 | 會員 | 微博
首頁 >> 物流信息化 >> 資訊 >> 運輸 >> 內容

5G時代,包鋼智慧物流步伐矯健
字號:T|T 2019年09月26日09:40     中國交通新聞網
  • 包鋼,國家三大鋼鐵工業基地之一。

包鋼,國家三大鋼鐵工業基地之一。從1959年周恩來總理親臨包鋼為1號高爐出鐵剪彩,到2019年上半年產鐵720萬噸、鋼752萬噸,營收達到440.87億元,歷經淬火成鋼的時代洗禮。如何為鋼鐵物流行業降本增效,擴大行業規模?包鋼向地方經濟社會發展交出了一份沉甸甸的答卷:從研發國際首個在用礦卡無人駕駛運輸系統、在國內首個實現無人礦卡編組的工程應用,到建設智慧物流系統,包鋼正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扎實推進高質量發展,立志在新時代振興崛起,全面建設現代化新包鋼。

智能制造 無人駕駛讓礦區更智能

內蒙古包頭白云鄂博礦區東采場內,一輛高達6.8米、載重170噸的無人駕駛礦車在精準停靠后,自動傾卸掉了礦石,而車上的司機并未進行任何操作。操控室內,技術人員根據實時傳輸回來的視頻及數據正有條不紊地進行調試。

這正是5G條件下,無人駕駛在我國礦區重型運礦車的首次運用。據了解,為響應《中國制造2025》規劃,落實國家“智慧礦山”發展行動,2018年,包鋼集團與踏歌智行、包頭市政府、北方股份、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中國移動內蒙古分公司、華為集團正式簽訂合作協議,共同推進稀土露天礦(白云鄂博礦)無人駕駛示范樣板工程。目前,4臺經過改裝的無人駕駛重型運礦車已經在白云鄂博礦東采區進行調試,預計今年年底正式上線。

在包鋼(集團)公司副總經理兼包鋼股份董事長李德剛看來,這是包鋼實現5G技術下智慧礦山藍圖的核心第一步。

新技術激發新動能

一次次的探索、一次次的路測,憑借激光雷達與毫米波雷達的雙重加持,重型礦區運輸車實現準確行駛和精準停靠,將橫向誤差和航向誤差限制在厘米級別,結合車輛協同運作平臺,車輛實現了在最優線路和最節省的狀態行駛。其構建的露天鐵礦石石方—鐵礦原石運輸礦卡無人駕駛作業集群,可以最大程度減少工程現場作業人員數量,有效確保人員安全。

據了解,智慧礦區無人駕駛礦車項目基于中國移動5G網絡,依托自研核心平臺提出的分級決策自動駕駛解決方案,融合GPS、視覺感知等技術,利用車載傳感器、路測傳感器的多層面數據,構建多維時空模型,確保車輛的環境感知。不斷強化5G邊緣計算能力與核心云計算能力,打造自動駕駛分級決策“大腦”,進而滿足自動駕駛對高性能計算的需求。

在白云鄂博礦東采區,記者發現無人駕駛礦車不僅能夠實現車輛的遠程操控、自動避障等功能,而且能夠根據云站運行平臺協同工作,實時調度。

“無行人困擾、線路相對固定,這正是無人駕駛技術落地最理想的場景。”李德剛說。在今年8月,該項目通過專家技術評審會,專家一致認為成果在多傳感器融合感知、基于C-V2X(4G/5G)多模通信智能協同交互、基于云智能的鏟與車、車與車協同控制和動態路徑規劃等方面取得重大技術突破。評審評委會建議加快推進大規模工程應用,加快5G多模通信技術與無人駕駛運輸系統技術的深度融合。

“未來將以無人駕駛為核心,通過5G技術把礦區生產全過程實現無人化。”李德剛告訴記者,無人駕駛的車載攝像頭與乘用車不同,需要周邊360度攝像頭,將車況、路況等數據實時傳輸,“這些數據非常需要5G技術的支撐,因為5G技術速度快、傳輸量大,沒有5G條件的智慧礦山建設起來非常困難。”

無人化安全更高效

白云鄂博礦區,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稀土礦,每年產能達到1650萬噸。這里海拔1500米,冬季寒風刺骨,用當地人的話說“風一打棉衣都穿透了”。

據包鋼集團白云鄂博鐵礦設備部副部長霍光介紹,白云鄂博礦區內司機平均年齡在52歲左右,未來幾年即將面臨退休潮。然而白云鄂博常年多風,冬季零下30攝氏度的嚴寒更讓新到礦上工作的年輕人很難堅持下去。“目前,我們還有20多個司機崗位缺口。未來無人駕駛項目落地之后,工作環境變得更好,也不用司機三班倒,不但能解決招人難的問題,還能大幅降低人工成本。”霍光說。

礦區地質狀況復雜,重型運礦車非同一般車輛,總高6.8米,輪胎的高度就達到3米左右,價格也達到2000萬—3000萬元,無人駕駛可以保證車輛24小時處于最優工作狀態,提升了車輛的出勤率,也減免了大量的維修成本和采購成本。據統計,在智能化管理下,礦區綜合效益將提升10%以上,整體能耗下降5%以上。

安全事故頻發是公認的礦區生產痛點,駕駛如此龐大的車輛,在狹窄的車道上行駛,駕駛室內的視線盲區達20米,還要預防突發的輕微滑坡,這對于駕駛員提出了嚴苛的要求。如何通過智能化手段降低事故率?無人駕駛無疑給出了答案。李德剛介紹,未來司機只需要坐在操控室,通過遠程智能調度監控平臺對車輛進行監控,安全風險低且工作環境更舒適。

“礦區運輸核心就是采集和運輸,如何把采和運實現自動化是提升效率最核心的問題。”李德剛說,“并不是只建設一個信息系統,生產的每一個環節包括打孔、爆破、電鏟等均實現在操控室操作,無需作業人員在現場實操。我們要打造真正的智能礦山,預計2020年年底實現全部‘無人化’。”

“在特定區域內設定電子圍欄,每個進入區域的作業人員和車輛都有定位芯片,運用車聯網系統進行主動監測,可以對他們進行預先管理。當車輛遇到作業人員時,可自動避讓,最大程度降低風險。”李德剛告訴記者,運礦車輛無人駕駛、無人機測繪地理信息、礦山生產調度監控等都在逐步建設,最終實現礦山生產運營自動化管理。

智慧物流

降本增效邁向高質量發展

今年上半年,包鋼銷售鋼鐵產品共計714萬噸,在全國鋼企出口只有小幅漲幅的情況下,包鋼出口鋼材近133萬噸,同比增長26.8%。鋼鐵產業效率得以提升,這得益于內外部物流的流程優化。自2016年以來,包鋼不斷轉型高質量發展,下沉拓展鋼鐵物流,形成集鋼材貿易、電子商務、三方物流為一體的鋼鐵供應鏈。

全過程管理降低物流成本

鋼鐵業與物流業聯動融合,鋼鐵物流正日益轉化為鋼鐵業的新動能,運輸成本成為鋼企降本增效的重要途徑。

為此,2018年12月,包鋼在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試行投資主體多元化、實現包鋼“十三五”物流規劃目標的基礎上,以包鋼鐵捷物流公司為主體,與包鋼西創機械化公司引入外部投資合作方上海鋼聯物流公司,共同成立包鋼鋼聯物流公司,通過動態管理運輸方式,減少生產倒運,提升運輸管理水平。這也意味著包鋼物流板塊運輸產業具備了一定的運營能力和專業化水平。

地處內陸的包鋼與沿海鋼企相比,有著天然的物流劣勢,每年巨大的運輸成本支出,消耗掉了包鋼產品大量的附加值。在“四降兩提”工程中,包鋼將“降低物流成本”作為單項重點工作加以明確,通過合理調配運力資源、降低庫存、物流監管服務、提升作業效率、降低運營成本等五方面手段,實現智能化調度和運行效率的提升。

如何通過智慧采購物流實現“在途庫存”監管?包鋼鋼聯物流公司副經理許益軍介紹,以往從礦區運往鋼廠的車輛無法確認到達時間,庫存出現積壓。通過鋼聯物流系統,可以實現對原料采購車輛的預報、跟蹤、執行的全過程管理。

“通過‘包鋼好司機’App,貨物裝車后即進行跟蹤,根據既定合同量、在途量、卸車量,可以全面跟蹤綜合執行情況和異常反饋。”許益軍告訴記者,通過在10公里范圍內設置電子圍欄,一旦車輛駛出“圍欄”,指揮中心和車輛都會發出預報。進入電子圍欄車輛進行GPS實時跟蹤,車輛抵達包鋼附近司機可以在手機App進行簽到,并系統排隊等待叫號進場,化檢驗中心同步識別抬桿,在計量中心所測過磅數據也將同步至倉儲中心。“大數據提前預知并合理安排司機入廠,降低了不必要的成本,也可以實現車輛有序進場,強化了安防管控。”許益軍說。

專線派單增加司機黏性

包鋼鋼聯物流公司的目光不止限于包鋼廠內物資運輸,更放眼于包鋼外購外銷的廣闊空間。包鋼股份生產所需的進口礦與鋼材產品外運,有賴于天津港的進出吞吐。許益軍說,通過精細分析與設計,包鋼鋼聯物流公司有能力將公路運輸成本控制得比鐵路運輸更低。

“如果生產廠是一根根針,那么物流運輸就是一條無形的線,智慧物流就是要發揮‘一線穿百針’的拉動功能。”包鋼鋼聯物流公司總經理楊剛說。

在包鋼鋼聯物流公司指揮中心,兩塊大屏幕占據了整面墻壁。分畫面上,一個個“綠點”表示生產單位物流點,“黃點”代表著貨運車輛,兩種顏色的點狀對接一目了然。

打開“包鋼好司機”App,接下包鋼—天津港的運單,在完成交接后,馬上就收到了從“天津—包鋼”的新訂單,不用發愁空車駛回,且訂單穩定。這吸引了大量的司機進駐“包鋼好司機”App。目前,App已有注冊車輛4897輛,注冊司機5447名,裝卸點共617個,跟蹤數據超1200萬條,包鋼鋼聯正以打造“內蒙古—天津”專線為模板,專線區域逐步向全國擴展。

“之前過磅單據多、上千個個體車輛很難調度,而且車輛跟蹤難度很大。如今通過系統可以實時掌控這些數據,司機在App上直接支付運費,并開具票據,無人工介入。”楊剛告訴記者,截至8月底,包鋼已降低28%的物流成本。

在金融服務方面,鋼聯物流通過與蒙銀合作打造“數據貸”,實現司機運費“自動提現”,讓司機“干完活就能拿錢”,免去了線下手工臺賬,同時也可實現與承運商的“在線自助對賬”。

“未來將打造物流大數據中心,將訂單數據、計劃性數據、車輛數據、運價數據、延伸服務等整合進去,進一步降本增效。”許益軍介紹。

嗅到先機就能搶占市場高地,李德剛堅信這一點:“未來物流板塊將成為包鋼第五大板塊,在2020年年底實現150億元營收目標。”
 

吉林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