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聯合會專區 | 資訊 | 企業 | 信息化 | 學術 | 人才 | 供求 | 會員 | 微博
首頁 >> 物流信息化 >> 論文 >> 運輸 >> 內容

大數據賦能物流行業
字號:T|T 2019年09月04日09:38     央視物流網
  • 隨著信息技術的飛速發展,特別是云計算、物聯網技術的成熟,推動了以大數據應用為標志的智慧物流產業的興起。

隨著信息技術的飛速發展,特別是云計算、物聯網技術的成熟,推動了以大數據應用為標志的智慧物流產業的興起。

隨著信息技術的飛速發展,特別是云計算、物聯網技術的成熟,推動了以大數據應用為標志的智慧物流產業的興起。智慧物流極大地促進了物流產業優化和管理的透明度,實現了物流產業各個環節信息共享和協同運作,以及社會資源的高效配置。而如何抓住大數據時代帶給我們的機遇,成為物流企業在競爭中贏得主動和實現跨越發展的關鍵所在。

大數據究竟能夠給物流行業帶來什么?如何抓住機遇?又會面臨哪些挑戰?這些問題都值得深入研究和探討。

推動智慧物流發展

“數據作為一種新的資源,數據的擁有者將來會獲得越來越大的話語權,整個社會的治理結構與規則將會發生非常深刻的變化,這是每個人都會面臨的社會變遷。”中國物流學會常務副會長、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專家委員會副主任戴定一認為,智慧物流是物流的發展目標,而大數據能夠支撐智慧物流的發展,物流行業和企業要利用好大數據,才能夠真正從變革中受益。

戴定一表示,首先要做好整合,這是大數據的關鍵。“整合一定要建立在有價值的服務之上。很多數據整合或者叫第三方云平臺能否建成的主要障礙,是利益關系能否協調好,否則來自各個利益主體的信息很難被整合在一。”他告訴記者,目前比較成功的案例都有一個規律,那就是采用了利益交換的模式--用服務去換取管理。也就是說,各個利益主體通過交換的方式,你將信息的管理權交給我,我將信息整合起來后形成服務給你,你再將更多信息給我,我給你更多的服務……這樣循環起來,就產生了更多的價值。

除了利益難以整合,來自于各個利益主體的信息,由于數據結構、標準等都不一樣也很難整合在一起。戴定一指出,這就需要對信息進行科學拆分,拆分是整合的基礎。“現在很多時候過多強調了整合,卻不知整合的成功與否,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基礎模塊分得是否科學,是否標準。只要拆得好,拆得標準,將來整合起來會非常方便。”他說。

其次,如何讓獲得的數據得到充分的利用,是大數據的另一大關鍵問題。對此,戴定一提出要關注兩個方面。一個是數據的數量優于質量。“在大數據時代,數據的質量不再是第一位的,因為現在數據量非常大,能夠解決所有質量上的缺陷。所以在大數據時代,數據量越大,價值越大。”

另一個是數據相關性優于數據邏輯性或因果性。他表示,在大數據的時代,數據的很多因果性事先無法獲知,但是通過數據處理獲得的相關性結果,能夠告訴你里面可能有什么樣的因果關系。因此,在大數據時代,因果關系不是主要的。因為數據處理的及時性,只需要知道這件事與那件事之間有什么關系,可以把結果做成一個黑匣子,知道輸入什么會輸出什么就夠用了。

與此同時,在大數據時代,服務的方向也開始朝著動態化、個性化發展。如上所述,大數據時代,物流數據的特征將是一個動態的電子地圖,每個人的電子地圖都不一樣,我的地圖上標注的東西是我關心的,他標注的是他關心的,并且這些信息可能每分每秒都在發生變化。因此,動態化和個性化服務將具有非常大的價值。

第三,要抓住物流的基本問題。“大數據時代的智慧物流有許多新的發展,但是始終還是會圍繞網絡和流程這兩個物流的基本問題發展的。”戴定一強調。智慧網絡將提升資源管控和利用率水平,而智慧流程將提升管理精細化與協同水平。一個是對資源的管控,一個是對作業流程(服務流程)的優化,這兩件事是物流的基本問題與核心。

此外,公共平臺將在解決網絡(資源)與流程(服務)結合的基礎上,創造新的公共服務。“公共平臺正在成為數據集聚的漏斗,這個漏斗產生的數據可能會是產生一種新的公共服務創新,這是我們非常期待的大數據價值。”他表示。

驅動電商物流變革

作為當今物流業的發展熱點,電商物流得到了很多關注。中國綜合開發研究院副院長曲建認為,與大數據的結合是電商物流發展的必然趨勢。

曲建表示,大數據時代的來臨,不是技術的變革,首當其沖是思維的變革,隨之而來的將是商業模式的改變。在眾多技術領域中,大數據是最容易收割成果的技術,它處在技術萌芽期和期望膨脹期這樣一個轉型過程中,經濟價值的增長量非常大;并且,它通過數據化、價值化、和角色的再定位,重新給每個企業尋找到一套挖掘價值的潛力。“在大數據時代,因為物流業的應用特點與大數據技術有較高的契合度,在主客觀條件上也有較高的應用可能性,是未來大數據時代贏家的選擇。因此,物流企業特別是電商物流企業要高度關注大數據時代的機遇。”

通過互聯網技術和商業模式的改變,可以實現從生產者直接到顧客的供應渠道的改變。這樣的改變,從時間和空間兩個維度都為物流業創造新價值奠定了很好的基礎。“可以看到,通過互聯網技術的變化,可以讓全國物流業的布局相應地發生一系列調整。從過去生產者全國配送中心,逐步演化成為個性化訂單,從顧客的需求向上推移,促使整個配送模式的改變。過去是供給決定需求,今后越來越多地從需求開始倒推,按照需求的模式重新設計相應的供給點的安排。”曲建指出,這些都是因為大數據時代到來所產生的變革。

而未來,電商物流企業在大數據時代如何更好地發展?曲建強調,要特別值得關注兩個方面的建設,一個是物流倉儲平臺建設,它對物流成本的影響至關重要。在今后全國產業布局調整完以后,物流倉儲平臺在全國如何布局是很關鍵的問題。

另一個是物流信息平臺建設。今后的物流信息平臺,將是基于大數據的中轉中心或調度中心、結算中心。物流信息平臺會根據以往的快遞公司的表現、各個分段的報價、即時運力資源情況、該流向的即時件量等信息,進行相關的“大數據”分析。得到優化線路選項,并對第三方物流公司進行優化組合配置,系統會將訂單數據發送到各個環節,由相應的物流公司完成。

通過運用大數據,電商物流中心將得到大幅優化。倉儲運輸的空間將被系統化布置。將在物流節點公司上進行整合,對過去單一物流企業,搭建起橋梁。物流車輛行車路徑也將被最短化、最暢化定制。此外,企業信息系統將全面整合與優化。

曲建最后建議,要發展大數據時代的電商物流,首先可以借鑒新加坡貿易網經驗,高效率的信息管理,搭建網絡平臺簡化所有單證手續,節省時間和成本,提高效率。其次,引進電子數據交換系統,實現無紙化。建立交易商、貨運代理商、政府機構之間貿易文件、航空運單、托運單等的電子化鏈接。第三,發布物流系統電子數據交換標準,規范輔助各方面的電子聯系,如有必要,給予企業資助以實現電子交換系統可獲得性。第四,為倉庫和配送中心配套自動存儲和回復系統,倉儲管理系統,來提升運營。

加速公路運輸整合

作為物流業的重要組成部分,對于公路運輸市場來說,大數據又意味著什么?對此,香港物流運輸過程透明管理研究院院長南興軍表示,大數據時代要求傳統物流產業發生變革,在運力整合方面未來也將會發生諸多變化。

物流運輸企業的運力基本上都是由三個部分組成:自有車輛、簽約承運商、業務量大時臨時租車。南興軍認為,過去我們是以合約的模式,內部管理或考核在線下組織車輛和運力來完成我們的業務;未來在大數據時代,將走向平臺,走向社會,面向社會整合運力,而整合的內容主要包括時間、空間、管理和服務。

“大數據時代的運力生態圈將是一個平臺,但又不只是一個平臺,而是由很多個平臺組成的一個系統、一個生態體系。而處于生態圈中心的是社會運力池。”南興軍說,比如現在車輛都要裝GPS,GPS運營商自然會有幾萬甚至幾十萬的運力客戶,這么多的車輛在一起就會形成一個社會運力池。這個運力池存在大量的、功能型號用途各異的車輛,車輛的數據也在這里面,通過大數據進行拆分整合、分析,就可以知道這些車的優點缺點、線路時效等。

他進一步解釋,在運力池周圍的是“貨主圈”,有很多類似中外運這樣的大中型物流企業私有平臺,企業利用自己所掌握的貨源控制了大量的運力,并利用私有平臺對這些運力進行整合。如果把這些私有平臺與運力池進行對接,就會產生一種新的平臺--運力整合平臺。

“我們知道,公共信息平臺的特點是提供標準產品和信息服務,而私有平臺更多的是個性化、專業化的流程、服務和產品。通過運力池的大數據分析,公共運力的標準化和專業運力的個性化需求之間就會產生良好的匹配。這解決了公共信息平臺上沒有貨源或貨源信息虛假的問題。”南興軍強調。

與此同時,私有平臺與公共平臺對接之后,還實現了運力的充分利用。當企業私有平臺運力資源飽合時,就會有一部分的運力要流向社會的運力池中去。這樣既解決了車源的真實性問題又解決了貨源的可靠性問題。此外,有很多企業是無車承運人,也不想成立運輸公司,就可以到公共平臺上用業務去控制車輛來為其服務。

吉林时时